骏马背上,驮着一段跨国友谊
来源:阎飞鸿官方网站 | 作者:阎飞鸿工作室 | 发布时间: 2017-03-02 | 2933 次浏览 | 分享到:

  一位是中国的画马名家,一位是白俄罗斯的雕马艺术家,两人书写了一段中西文化交流的佳话。

  2007年3月17日下午3点,一个特殊的交接仪式在北京的白俄罗斯驻中国大使馆举行:阎飞鸿将自己在中白“名马艺术联展”上创作的名画《奔驰的骏马》交到白俄罗斯驻中国大使阿纳托利·托吉克手中。随着掌声响起,阎飞鸿、谢尔盖中白“名马艺术联展”画上圆满的句号。


白俄罗斯雕塑家谢尔盖作品


  阎飞鸿今年55岁忻州市忻府区人北京中国画研究会会长画马名家。2007年1月24日至3月12日中国、白俄罗斯建交15周年庆典活动之际受白俄罗斯国家外交部国家美术博物馆邀请阎飞鸿和白俄罗斯雕马艺术家谢尔盖各自拿出33件名作一起举办了这场中白“名马艺术联展”。阎飞鸿、谢尔盖从8年前就开始交往他们不仅建立了深厚的友谊也不断将国际名马艺术推向了更高境界。

  这一天阎飞鸿正在他北京的工作室创作忽然助手进来请他接电话―――是北京外国语大学一位姓徐的朋友打来的。电话里朋友说有一位来自白俄罗斯的留学生想拜他为师这个学生叫卡佳。

  原来卡佳出国前父亲谢尔盖交给她一项任务到北京一定要设法找到画马名家阎飞鸿。来到北京她马上向导师徐教授打听起阎飞鸿来。第二天一早在徐教授的引见下卡佳与几个欧洲的同学一起来到阎飞鸿的工作室。得知卡佳是谢尔盖的女儿阎飞鸿非常激动他也对闻名欧洲的雕马艺术家谢尔盖神往已久只是一直无缘相见现在谢尔盖的女儿竟站在自己面前要拜自己为师他当即收下了这位来自异域的学生。

  从基本的技巧到画马的心得再到创作的个性近一年时间卡佳一有空便泡在阎飞鸿的工作室内听他讲解东方艺术的神奇和美丽,同时悄悄酝酿着一个计划一定要让两个艺术家相聚。

  1999年秋的一天阎飞鸿还没到工作室卡佳打来电话说要给他介绍一个新的“老朋友”。走进工作室的一刹那阎飞鸿呆住了:眼前的人不正是久闻大名却一直无缘结识的谢尔盖吗?

  谢尔盖也很激动大步上前和阎飞鸿拥抱在一起。

  “波利也朴、波利也朴”“您好、您好”惊喜中两人各自用自己的母语问候着。卡佳忙着给两位长辈翻译但几分钟内其实两人说的始终只有“您好”。

  有卡佳帮助两位来自不同国度的艺术家交流起来方便了很多但也闹出不少笑话。见面之初趁着女儿在场谢尔盖想赶紧把关键的日常用语“小便”学到手不料这个普通的词一时难住了阎飞鸿。他一边沉思一边机械地说着礼貌语“您好”。但卡佳略一思考就已经想明白了说叫“尿尿”。谢尔盖还真记住了一到方便时就一本正经地说“您好,尿尿”。

  这一次中国之行,谢尔盖不是来旅游、休闲的,是冲着阎飞鸿的艺术造诣,专程来向他取经的。阎飞鸿和谢尔盖一见如故他推去了所有的应酬和活动,与谢尔盖同吃同住。几天之后,两人已经有了在各种情况下交流的办法。白天,卡佳在场时,两人依靠孩子的翻译,交流着对名马艺术的心得。晚上,他们便拿出画册,比划着交流作品中每一个部分的优缺点。空闲时,谢尔盖在北京、海南看过几处马场的名马后,不再满足于在园囿中捕捉创作灵感,而是在阎飞鸿的带领下,来到了美丽的呼伦贝尔大草原,领略草原骏马的豪放和粗犷。

  深秋的草原上,游客们已经不是太多。谢尔盖一见马群,就像见到了亲人,急切地跑上前要抚摸。这可把阎飞鸿吓坏了,赶紧拉住他:“老伙计,这可不是在欧洲的马场。那里的马是经过驯服的,性情温顺。这草原上的马都是纯粹的自由者,一不顺心就尥蹶子。”

  谢尔盖的这只手刚被阎飞鸿拽下来,另一只手又搭到了马背上。一直跟在身后的卡佳刚要翻译,那匹枣红色的烈马一个蹶子尥起差点踢倒了谢尔盖。

  “哦,我明白了,这就是你说的东西方马艺术的差异?中国画的马鬃毛飞扬,四蹄张扬,而西方的马画出来、雕出来温顺、悠闲、随意。”在草原上,谢尔盖突然领悟了中国画家笔下的马为什么那样奔放。


阎飞鸿作品《好兄弟》


整天为马争吵  友情越来越深

  有了第一次中国之行谢尔盖深深地爱上了这片土地。此后他一有机会便来北京和阎飞鸿一起了解马的历史学习中国画中画马的长处。阎飞鸿同时也向谢尔盖了解西方艺术的长处将其融入中国画中。

  2006年夏天谢尔盖第六次来到中国和阎飞鸿在北京“秘密”创作一座谢尔盖投身艺术以来最大的雕塑―――拉了3卡车的橡胶搭起3米高的架子谢尔盖、阎飞鸿和他们的助手开始工作。他们准备创作一尊高2.8米的马雕塑之后用铜浇铸。


白俄罗斯雕塑家谢尔盖作品


  9月的一天谢尔盖、阎飞鸿又来到工作地点爬上了架子开始在橡胶上探讨哪一块儿该留、哪一块儿该削。说到鬃毛的设计两人有了分歧。按照欧式的雕塑风格谢尔盖觉得应该写实雕成欧洲现实中被剪得整齐的鬃毛。阎飞鸿则建议将马的鬃毛雕得飞扬起来这样看起来更有神韵。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争得面红耳赤忙坏了翻译的卡佳。找来画册比较翻阅相关资料最终谢尔盖接受了阎飞鸿的建议。

另一次为了经脉是否要雕成根根暴露的样子两位艺术家又争吵了起来。谢尔盖认为只有每一笔都按照现实中马的经脉去雕琢才完美。阎飞鸿则认为适当加点朦胧感也未尝不美。这一次谢尔盖说服了阎飞鸿。此后阎飞鸿在自己的绘画中也在夸张、豪放的基础上,加入了欧派艺术的写实内容。

  就这样为了艺术为了“马”长“马”短两人吵来吵去友谊却越来越深厚。


艺术没有国界 联展成功举办

  2007年1月16日为了这次中白“名马艺术联展”能顺利进行阎飞鸿提前赶到白俄罗斯做各项准备。

来到谢尔盖设在白俄罗斯首都明斯克的工作室阎飞鸿眼前一亮―――偌大的房间内地上摆的空中挂的都是各式各样的名马雕塑。一匹匹马雕经脉分明温顺而不失浪漫。墙壁上则悬挂了不少谢尔盖从世界各地收集回来的鹿角、牛角等。
 
“那,绝对是一座艺术的宫殿”3月20日回到北京的阎飞鸿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依旧为谢尔盖对艺术的痴迷、执著而折服。

  “谢尔盖的艺术之精、眼光之刁,不是一句话能说尽的。在一家马场,我看到了他的作品《金的遗产》的原型。谢尔盖以这匹马为模特雕塑后仅几个月这匹马就在1995年的欧洲赛马中获得了冠军。他的另一件作品的模特、德国的‘伦勃朗’更连续两次在奥运会赛马项目上获得冠军。”阎飞鸿谈道。


阎飞鸿作品《龙马精神》


  “阎叔叔的绘画造诣非常深。我父亲虽然名满欧洲但还是把我交给阎叔叔来带。他有多厉害自然不用说了。”卡佳这样评价阎飞鸿。

白俄罗斯当地时间2007年1月24日晚作为中白建交15周年活动之一的《名马艺术联展》在白俄罗斯国家美术博物馆正式揭幕。

  主席台正中,悬挂着阎飞鸿的两幅骏马图,左边的马昂首飞驰、洒脱飘逸,右边的马俯首扬蹄、活泼浪漫。主席台前,则摆着谢尔盖的经典雕塑作品《自由自在》,两匹欧式名马自在悠闲、精神焕发。

  当晚白俄罗斯国家外交、文化官员和中国驻白俄罗斯大使吴虹滨美国、德国、英国、越南等18个国家的大使和各界的500多名观众参观了展览。

  正如白俄罗斯外交部长谢尔盖马丁诺夫所强调的:“东方艺术的‘马’和西方雕塑的‘马’都非常的美两位艺术家的精湛作品很好地表现了两种不同的民族精神两位大师把我们的关系拉得更近。”

  谈到今后的打算阎飞鸿说眼下他和谢尔盖除了正在创作的大雕塑就是要把“名马艺术联展”办回中国办到其他已邀请巡展的国家但现在,因为时间比较紧许多巡展邀请还不能答应。“不过,我已经和谢尔盖谈好一定要在我们山西进行一次展览作为对培养我的故土的回报。”阎飞鸿最后说。